外出吃顿饭25万元被盗

接到报警后,鸡西市公安局向阳派出所的警察马上赶到了案发现场。失主闫刚说,丢失的25万元现金全都放在了衣柜里的一个桶里了。而被盗当天恰好赶上闫刚的生日,于是,闫刚和三个室友一块出去吃了个饭,回来钱就不见了。

闫刚租住的这个工作室,成员共有三人,都是20刚出头的年轻人,共同吃住在这里。不仅如此,三个人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关係十分密切。

闫刚是这个工作室的负责人,前年通过自学到的计算机知识,成立了以网站建设和开发为主要业务的工作室。于是他又把自己的两个发小拉上,一同打拚。两年时间,工作室终于拥有了25万元的流动资金。三个人商量打算用这笔钱当本钱注册一个公司,然后一起大干一场。

男子外出25万元被盗得知发小作案被拘还为其送饭

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向阳派出所警察张冬冬:这三个小孩吧,平时不出屋,天天在屋里,因为他做网路货币和网路程序。他们每一次出门吧,三个人都一起出去。

没想到,就因为外出举办了一次生日晚宴,刚提回来的25万元现金不翼而飞。除了25万元现金,闫刚的一个室友王某还丢了一部电脑和一部手机。

因为房门没有撬压的痕迹,通过现场勘查,警察初步判定,窃贼要幺拥有这个房门的钥匙,要幺就是实施了技术开锁的手段。

调取周边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,警察终于找到了线索。一个形迹可疑的人戴着口罩,出现在现场附近,背上刚好背着闫刚被盗的一个双肩书包。

与警方万里周旋

通过监控,警察一路追蹤嫌疑男子的蹤迹,但这个人相当地狡猾,全程都戴着口罩。每次他都是在没有监控点的地方下车,并且出逃乘坐的车辆都是非法营运的黑车。

男子外出25万元被盗得知发小作案被拘还为其送饭

在中途一家加油站,嫌疑人喝水时摘掉了口罩,警方也终于发现了他的真面目。随后,这名嫌疑人又很快又戴上了口罩,直到离开加油站的超市。警察一路追蹤,一直追到河南省的南阳市。

派出所警察张冬冬:他从来不坐火车,或者别的,飞机什幺的,他一直都是打车,打车行走,不需要身份证的。他在中途换了几件衣服,但是他全程一直都在背那个双肩包。

后来,警察又辗转跟蹤到了江苏省的无锡市。在无锡市,警察得到当地警方的积极配合,很快得知,嫌疑人在无锡市的一家公司打工。在无锡警方的协助下,警察找到了嫌疑人租住的房子,但却扑空了,犯罪嫌疑人已经离开了这里。

男子外出25万元被盗得知发小作案被拘还为其送饭

根据无锡警方提供的信息,犯罪嫌疑人的女朋友在成都。警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:他有可能去了成都。警察随后又赶到了四川成都。在成都警方的协助下,很快找到了那名女子。女子告诉警察,男友确实来到了四川,但此时已经乘火车外出。

抓捕起赃如同电影

警察很快联繫了成都铁路警方,最终双方商定,选择深夜时分,进入火车抓捕。警察在火车上抓到了犯罪嫌疑人。经过突击审查,犯罪嫌疑人供述,自己名叫孙灿(化名),是自己偷了这笔钱。但是他又供述出一个重要信息,是有人和他内外勾结作案,主谋正是三位丢失物品的王某。也正是王某给孙灿提供了工作室的钥匙,使他得以顺利进入房内实施盗窃。

男子外出25万元被盗得知发小作案被拘还为其送饭

这个内鬼,名叫王化林(化名)。报警当天说自己丢失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,也正是他。

派出所警察张冬冬:成都和鸡西两头同时收网,因为我们确定那头的嫌疑人之后,我们这头给他监控起来了。

那幺,孙灿盗窃的25万现金,现在又藏在何处呢?面对警察,孙灿很快做了交代。

警察:现金让你存放在成都市顺隆菜鸟驿站是不?嗯。存了多少钱现金?二十二万。

警察很快赶到这家旅店。钱还在那个背包里。只是,25万变成了22万。孙灿供认,其余的三万已经被自己花掉了。除了现金,孙灿盗取的其他物品,均不见蹤影。

犯罪嫌疑人王化林:盗窃的物品,一部分逃跑时丢掉了。你作案时使用的手机呢?扔了。让你给扔了?嗯。(答应给你多少钱?)10万。

内鬼王化林和窃贼孙灿是同学,整个盗窃和逃跑过程,两人尽量抹除了任何可能的犯罪证据。

派出所警察张冬冬:他所有的联络工具,包括手机电脑,全部丢失。电话卡都是现办的,全都是假的。从来不留任何的个人信息。

周密严谨的盗窃计划

乍一看,这情节有点像谍战片似的,其实,内外勾结的两个人,虽然是同学关係,但已经多年没有见面。可是在计划实施偷窃这件事上,两个人却一拍即合。后经警察了解,他们的盗窃计划已经準备了半年的时间。

最初,作为工作室成员之一的王化林,联繫到远在无锡工作的同学孙灿,準备实施盗窃计划时,假装说自己挨了欺负想藉机报复一下。后来孙灿意识到这是盗窃行为时,他也并没有改变主意。两人商定,四六分成,孙灿拿四成,王化林拿六成。工作室的钱存放在这个浴桶里的第一天,无锡的孙灿已经达到鸡西,并随时待命。

除了25万现金,两人偷窃的目标还有一个,那就是一个台式电脑的硬碟。这个硬碟里,储存着闫刚工作室软体开发的核心数据。

男子外出25万元被盗得知发小作案被拘还为其送饭

之所以没被室友发现,因为内鬼王化林始终和工作室的人在一起,王化林的指挥全部都是通过一个聊天软体完成的。

派出所警察张冬冬:后来确定嫌疑人,沟通用的是国外的一个聊天软体,每个账号都是现生成的,沟通完之后,那个软体就删掉了,每次用完他都删掉。

并且所有的沟通文字,一般人还都看不明白。

派出所警察张冬冬:我去了,吃饭了,可以了。就说这些比较隐晦的,他俩能听懂的意思。

作案之后,在南下逃亡的路上,孙灿不断销毁着一路留下的罪证。与警方斗智斗勇了十多天,最终,两人还是分别落入了法网。

发小作案彼此无法接受

当百般谋划、自觉天衣无缝的王化林被警察控制的时候,他明显有点伤感。而当警察告知工作室的其他成员,盗窃案已经破获,内鬼就是王化林的时候,工作室的负责人闫刚怎幺也不相信这一事实,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竟然能偷自己的钱。

其实,在工作室里,王化林平时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。每月都有近万元的收入,最少也要几千块钱。可是,当看到装满一桶的25万元现金时,他的内心突然骚动起来。

男子外出25万元被盗得知发小作案被拘还为其送饭

王化林说,实施盗窃之前,他的内心还是平静的。但是,当他的同学孙灿告诉他,25万现金已经到手之后,他的内心反而不安起来。

在发小被押解在看守所期间,闫刚总去看守所,为王化林送饭。

犯罪嫌疑人王化林(哭):他今天就不应该给我买饭!我自己我都原谅不了我自己。真的,我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幺!到底为了什幺!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