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格言:异形


1.异形
家具发出声响。地板发出声响。玻璃或窗发出声响。晴日无风,天光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黯淡下去。这不是屋室该发出声响的时刻。我想像它们因为光线之撞击而遭受了空间本身的推挤。推挤如异形般侵入了这屋室之空白,屋室之身体。那音乐来自空间的叹息。

而我的爱如同异形。我的情感,我的寂寞也如同异形。我如同异形。它们以我的意识作为宿主,长成了我全然无法控制的模样。它们推挤自身,推挤着我,推挤着那意识与意识之间神秘的间隙。彷彿深夜森林,无数记忆的碎片分布在黑暗中,佔据着不明确的位置,吐纳着无数微弱的鼻息,兽一般嗅闻着彼此的气味。

我从梦里醒来。感觉那些异形般的物事确实脱离了我,悬浮在我的身体之上。一切都沉默了下来。它们轻轻吸吮着我的皮肤,轻盈的,静电般的距离。
2.镜湖
我第一次见到镜湖是在十七岁的梦中。那时的我远远不像现在这幺害羞──或者说,少年的我十分迟钝(我想做科学家或工程师,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一个艺术家),我的感官尚且是只雏鸟,身处于黑暗与蒙昧的饥饿感中。那些嗷嗷待哺的思维尚未长成,并不具有艺术熟成的敏锐。
然而我在那时的梦中见到了镜湖。

镜湖座落于群山中。那并非日光,或雪地的透明折光。那是黄昏时分的光线。我浸泡于其中,感觉自己的躯体也并不明显。无飞鸟,无流云,没有其他任何声响。我漫步至湖边,却发现湖中的倒影不合逻辑地清晰无比。像玻璃与水银。

许多年后我首次遇见另外一个来自镜湖的人。那是在梦境之外。她说她是湖中的倒影。而她告诉我我也是。

伊格言:画廊之死►►►伊格言:恶之一种►►►伊格言:而我已知道你不是心跳►►►

摄影/陈艺堂

现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讲师。《联合文学》杂誌 2010 年 8 月号封面人物。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、自由时报林荣三文学奖、吴浊流文学奖长篇小说奖、华文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、台湾十大潜力人物等等,并入围英仕曼亚洲文学奖(Man Asian Literary Prize)、欧康纳国际小说奖(Frank O’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)、台湾文学奖长篇小说金典奖、台北国际书展大奖等。亦获选《联合文学》杂誌「20 位 40 岁以下最受期待的华文小说家」。曾任柏林文学协会(LCB)驻会作家、香港浸会大学国际作家工作坊访问作家、成大驻校艺术家、元智大学驻校作家等。着有《瓮中人》、《噬梦人》(联合文学杂誌 2010 年度之书,2010、2011 博客来网路书店华文创作百大排行榜)、《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》、《拜访糖果阿姨》、《零地点GroundZero》(2013 博客来网路书店华文创作百大排行榜)、《幻事录》等书。《零地点GroundZero》日译本将于2017年由日本白水社出版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